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者关系 >

3只“大老虎”4天内接连被判无期 都犯了什么事

3只“大老虎”4天内接连被判无期 都犯了什么事3只“大老虎”4天内接连被判无期 都犯了什么事

  4天内 “三虎”接连被判无期徒刑

  10月1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案,对被告人金道铭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被告人金道铭利用先后担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3781389亿元。

  鉴于金道铭到案后,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检举他人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10月13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海南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谭力受贿案,对被告人谭力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2001年至2014年,被告人谭力先后利用担任成都市委常委及宣传部部长、广安市委书记、绵阳市委书记、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工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发展、项目建设、仲裁裁决执行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625.4056万元。

  10月11日,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申维辰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申维辰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2年至2014年,被告人申维辰先后利用担任山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晋中地委书记,晋中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岗位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1.965936万元。

  申维辰同样是获得了从轻处罚。

  白恩培成为我国“终身监禁第一人”。

  9月30日,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法院查明,2000年到2014年间,万庆良先后利用担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广东省揭阳市市长以及市委书记、揭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委副书记、广州市市长以及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发展、项目开发、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亿余元,博e百

  同一天,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受贿案,对被告人王敏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法院认定其受贿金额为人民币1805.103万元。

  多名落马高官被“双开”已有近两年

  金道铭和申维辰都是2014年12月22日被中纪委通报“双开”。

  而白恩培被“双开”的时间则稍晚些,在2015年1月13日。近一个月之后,2015年2月7日,王敏被通报“双开”。

  由此可见,这6名省部级贪官中,博e百,2人被一审宣判的时间距离其被中纪委通报的时间都已超过两年,4人被宣判的时间距离被通报处分的时间接近两年。

  据《检察日报》统计,十八大以来全国有28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被判刑,再加上近日被判的白恩培、申维辰、谭力、金道铭4人,共有32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被判刑。

  其中,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被中纪委通报“双开”是在2014年7月16日,通报称,毛小兵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决定给予毛小兵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2014年12月11日,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5年2月3日,山西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白云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10天后,2月13日,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和山西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同一天被宣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被“双开”的时间是2015年2月17日

  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与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被“双开”的时间稍晚些,都是2015年7月31日。

  贪官们在法庭上都表示认罪悔罪

  2016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兰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5年下半年至2013年底,被告人毛小兵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锡铁山永鑫铸造厂、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亿余元。

  另指控,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利用其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后该款项全部归还并支付了利息。

  毛小兵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2016年8月25日在贵阳受审。仇和在庭审中表示:“我完全接受检察机关对我的指控,博e百,绝对服从审判机关的最终判决。做到真心知罪,真情认罪,真诚悔罪,真切赎罪,负罪服法。”

  2016年7月6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受贿案。